返回
小说推荐

资讯

手机游戏

手机软件

符涌尘瑜章节目录 琉璃月色无弹窗全文阅读

作者:雨后宁静发布时间:2019-11-09 00:02:57
开始免费阅读

《琉璃月色》 第四章 整顿朝纲 免费试读

夜晚寒风习习,葛逡在自己的寝宫抱着年幼的儿子和女儿,显得那么的无助与可怜。殿外充满着不安的黑暗和冰冷。



侍女将晚宴放在桌上恭敬地跪拜着说道:“葛逡妃以身体替重。”



“滚!滚出去!”葛逡大声的怒吼道,侍女终究没有动,这惹恼了葛逡,她威严的站在侍女的面前愤怒的说道:“连你这小小侍女也都要忤逆我么!?”



“贱婢不敢。只是有一计献给葛逡妃。”侍女依旧跪在地上。



葛逡的面色稍有缓解,恢复了以往的平静:“起来说话吧!”



侍女毕恭毕敬地站了起来,直视着葛逡,葛逡打量着眼前的女人,也算是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胚子。这后宫真是美女如云啊!她开始感叹自己的年老。“如今新大王登基自是一定会替难葛逡妃,用梦中之境替虚,殉葬替实。葛逡妃也可以假借‘梦’之名来束缚新大王。侍女不紧不慢的说着。



“按你的意思是谎报先大王英灵?”葛逡小声的说道。



“新大王能假借此名,葛逡妃有何不可!?”侍女理所应当的回答:“新大王想要清除掉所有先大王妃的决心显露无疑,所以就看葛逡妃如何交换了。”



“真是个聪明的侍女。”葛逡用袖子轻捂着嘴笑了笑,“你的条件是什么?”葛逡平静的问道。



“侍女岂敢有任何念想。”侍女连忙下跪,伏在葛逡的脚边。



“世间岂会有人干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事?”葛逡将侍女的下颚抬起,冷眼看着她娇美的容貌。傲慢的说道:“想要麻雀变凤凰?你的容貌的确很美,但不及当年尘瑜的一半。想要在这里立足,首先要学会聪明,见风使舵,然后步步替营。之后就看你的造化了。我只不过是个将死之人,你以后就陪在大王女身边当差吧,也许还有一丝机会。”



“谢葛逡妃指教。”侍女感激的说着。



“退下去吧!”葛逡平静的说着,转过身背对着她。



葛逡再次将自己的子女抱入怀中,轻扶着他们的发,慈爱的说:“孩子,要记住母亲替你们所做的一切。将来母亲不在了,要学会坚强。”



“母亲,我不想你,”年幼的儿子抓着葛逡的衣袖说道。



“母亲也没有办法啊!怪只怪那该死的龙梗!”葛逡恶狠狠的说道。



“孩儿一定会杀了,”儿子还未说完,葛逡捂住了他的嘴,然后说:“这句话现在不能说,母亲明白你的心意。”说着,泪水开始掉落。



女儿拭去母亲的泪水,然后说道:“母亲,我也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都是好孩子,好孩子,”葛逡抱着她的子女觉得这一生便知足了。



凌晨微弱的光刺破了黑暗,葛逡在侍女的服侍下换上了华丽的衣着和精致的发饰。红妆恰到好处的衬托出她的华丽与美丽。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想起了刚替妃的情景,那时光好像逝去了好久。



先大王妃们被葛逡召集到了侧殿上,葛逡穿着华服走入群妃之中,那么的鲜艳,那么的独占鳌头。葛逡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众妃,她们先是惶恐之后都纷纷同意,这只能够背水一战,破釜沉舟了。



大王走在大殿之上,经过大臣之间,他们都能感受这新大王身上的大王者气息。众臣朝拜于大王座齐呼:“吾大王英明!吾大王千秋万代!”



众臣侧立在大殿两旁,中间可容三人并肩通过的距离。



大殿之外传来嘈杂声,大臣们纷纷议论起来。龙梗坐在大王座上闭目养神,用手撑着头,半倚在大王座上,如此的懒散。“葛逡虽然你贵替妃,也不能如此的放肆!在大殿之外吵闹!”大臣的声音刚正有力的呵斥着。



“你们有谁敢违先大王之命!”葛逡将腰上的琉璃玉取下高举着,一副高傲的样子。



“臣子不敢!”众臣下跪齐语道。



琉璃玉是大王者的象征之物,并不是一代传一代。而是在每位大王登基时用西方之巅上的琉璃石命巧匠打造而成。龙梗将眼睛睁开,冷冷的看着站在大殿的葛逡,平静的说:“葛逡妃这是何意?”



葛逡的心突然间停跳了一拍,没有任何的改变,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神态依旧是冰冷的。



“先大王的旨意我等妃嫔当然不敢忤逆。我抱着这种期待与先大王相见的心情,竟在梦中见到了先大王的英灵,”葛逡说着,眼泪开始流出,她拂袖轻拭。



“之后如何?”大臣们急切的表情入葛逡所料,龙梗的冰冷却在意料之外。



“先大王担忧身替大王子,大王女的母亲跟随而去,他们不能受到保护会被人欺负,”葛逡口中的语气、论调,大臣们听得很清楚,这让龙梗怎不明白?葛逡看着高高在上的大王座,龙梗站了起来,众人的目光都看向这位新大王。



“先大王疼爱他的子女使我感同身受。除去那些辉煌的光环,先大王也是一位父亲,仁慈的好父亲。”龙梗声音中带着悲痛,想着以前的回忆。大臣们看着很不忍,说道:“请大王保重身体!”



“众卿,这种失去亲人的痛苦他人无法体会。这次我却残忍的剥夺我弟弟和妹妹们的母爱,这份罪孽如此的沉重,”龙梗重心不稳的扶着大王座的边缘,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大王,”大臣们都开始伤心起来,大王的仁慈是历代大王的象征。



“如果能够弥补,我愿意将权力赋予给他们!先大王的旨意是不能忤逆的,”龙梗抓住自己心脏位置的华服,心痛的说。



“吾大王英明!吾大王仁慈,这乃普天之福。”大臣纷纷跪下。



葛逡冷眼着看龙梗的表演,轻声冷笑起来。龙梗轻蔑的看着她,眼神中的不屑将葛逡心中的怒火点燃,但此时的葛逡必须忍耐。“大王如此有感触,真是难得的仁君。”葛逡也恭敬的说着。



“宫中所有的大王子都送去他们的领域,掌管他们的领土。每月都要定时回复他们的近况以免去我心中的担忧。每月征收的税费都要按时抽取一部分上交到朝廷。因为大王子还年幼,将由我挑选一位得力的臣子跟随。大王女居住在宫中直至待嫁之时。”龙梗庄严的说道。



“那这称谓该如何?”一位臣子问道,全体哗然。



“大王子们可以自带封号,他们也是大王族的后裔,我的亲兄弟。我的称谓又在他们之上。以后卿们成我替大王上吧!这样就不会出现有损大王的英名。”龙梗说话的时候威严不减,语气中思考中也拥有大王者的霸气和气质。



“吾大王英明!”众人再次跪拜恭敬地说道。



“众卿无事便退下吧!”龙梗的话语一出,众臣恭敬地退出了大殿。



龙梗坐在大王座之上,闭着双眼,语气中有着冰冷:“这下你满意了?我想这主意一定不是你出的。你这个只会使用小手段,摆弄小权的人还能想出此类大计?”



“呵!你太小看我葛逡了!”葛逡将琉璃玉佩回了腰间。



“你没有资格跟我谈论先大王,你也没有资格梦见先大王。因为他不想见你,不要用这种借口来玷污先大王的英名。”龙梗冷酷的说着,双眼依旧闭着。



“我没有资格,你,”葛逡的话未说完被龙梗那双愤怒的双眼震撼了,将之后的话吞了进去。



“我不喜欢别人反驳我的话语!你的伟绩父亲都告诉我了。这琉璃玉是父亲亲手送给自己亲爱的弟弟的,为什么会出现在你这里?炫耀你和他有染?呵,真是个自作聪明的女人。”龙梗慢慢地走下了大王座,站在葛逡的面前。冷冷的说:“你别指望你的儿子能穿上这件大王的华服,他只配当我之下的一位小大王,其他什么都不是!”



葛逡一时语塞起来,龙梗在大殿门前平静的对葛逡说:“你知道怎么陪葬么?历代大王都是冰葬,用冰封住他们的肉体保持永久的容颜。但陪葬便不同,陪葬之人会被活烧成灰然后散在冰旁,也许运气好的会被寒冰封存保留。运气不好便连灰都不是。这种下场很适合你这自寻死路的人。”



龙梗说话的时候一直抬头看着天空。不屑看着葛逡颤抖的背影,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大殿。



葛逡紧抓着自己的衣着,美丽的华服被弄皱很难看的样子。她紧咬着嘴唇,假装一副不害怕的样子。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儿女,所以什么都值得。葛逡是这样想着安慰自己,脸上痛苦而扭曲的表情一直没有缓解。
继续阅读

相关下载

今日更新

更多

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