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说推荐

首页

手机游戏

手机软件

女天师:魔头休逃李冰雪白玉棠小说(完整)免费阅读

作者:恩恩发布时间:2020-02-13 18:26:21
开始免费阅读
热门好书《女天师:魔头休逃》是来自作者恩恩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李冰雪白玉棠,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头好痛啊,摔在那个角落了吗?她参加那个什么自助野外旅游,很好,她自驾着小型的跳伞,在天空中荡啊,荡啊。好舒服啊,要是有人看到,必会抬朝会心一笑。她却想哭,呜,没有路啊,茫茫林海中,这到处是森林,路在何方啊,不得不承认一个错误,她是路痴。她想信,她发神经,她来参加这个什么活动,那个死木子存心是想霸占她的电脑,纵勇她去。想想,她二十四岁了,二个本命年了,还是单身一个人。好吧,她是宅女,她承认。她嫁不出去了,于是,三个臭皮匠就合在一起出计。月亮:“你去吧,要出去走走,亚马逊啊,非州啊,黄土高坡啊,越远越好。”黑线浮上她的脸:“你巴不得我回不来了吗?”某人窃笑中:“我可没有说,你要承认就承认。”其实不要回来了更好。“真的要去吗?”她不知道。

《女天师:魔头休逃》 第十六章16 免费试读

天枫心里有些发笑,直觉得这李冰雪,真是太不同了,双手抱胸,瞅着她:“怎么个私了法。”

“你要不要人帮你洗衣服?”劳力不怕,反正妖的衣服她都洗过,何况是人的。

天枫摇摇头,洗衣,这李冰雪就沦落到洗衣了吗?真好笑啊。

“那,要不要帮你洗脚。”小心地问。

轰的,天枫的脸红了,暴燥地吼:“李冰雪,你的傲气呢?”洗脚,还真是亏她说得出。

怎么了,她不是越低下越好吗?怎么恨铁不成钢起来了。

冰雪满怀的委屈:“我那有什么傲气,我整一个就蚂蚁,你们谁都可以一脚踩死我。”越说越可怜啊,忍不住就扑在道尔的怀里哭处够,顺便也有衣服擦擦泪。

哭得道尔一颗少男的心软得成了水:“冰雪,别哭,有我在,保护你。”

她抬起头,眼眶红红的:“真的吗?”

“真的。”天啊,要他的命都可以。受不了,太让人心疼了。

真好,还是道尔有绅士精神,懂得怜香惜玉的。冰雪看着他:“那你今晚陪我睡。”

道尔觉得什么东西,热热的从鼻子里流出来,伸手一抹,竟然满手是血。

他眼发晕,手抖着:“天啊,冰雪,我流鼻血了。”

她点点头,他会不会想太多了,陪她睡的定义是,她睡,他在旁边陪着,有人赶人,有妖赶妖。他是不是想到那里去了,而且,这血很可怕吗?看他这样,连脸都发白了。

“是的,是血。”

道尔一听,头一软就倒了。

这,冰雪吓了一跳,不会吧,那么怕血,比她还胆小。周周围围看一圈,都是不怀好意的人了,道尔啊,什么时候不晕,怎么就偏这时来发晕呢?

现在别说保护她,连他都成问题了。

冰雪眨眨看,朝那看起来比较好说话的天枫笑笑:“他晕倒了。”

天枫想发笑,他又不是笨蛋,怎么会看不出呢?重要的是,她究竟想干什么?

慢慢地,慢慢地,冰雪靠近他:“我做你的小丫头好吗?我会干活,我吃饭不多,我听话,你叫我往东,我不敢往西,我不领薪。”

这是什么意思,人人惧怕的天枫师兄,她竟然越靠越近,近得用小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衣服,活像他要将她丢弃一样。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眯着眼,火气开始冒起。“你就那么怕死吗?”

冰雪点点头:“是啊,我很怕死的,虽然说人生自古谁无死,可是死了,就没有了。”胆小鬼,俗世鬼也好,她还年轻,还不想死啊。

活着多好,还可以看美男,辛苦就辛苦一下了,不吃得苦中苦,怎么为人上人。整一个就是死性不改,她就是舍不得这里好多的帅哥美男。

“李冰雪,你回来啊。”他摇着她:“你不是很嚣张吗?你不是要打得我抬不起头吗?这可是你丢下的话,来啊,我们拼一扬。”

汗,摇得她头晕眼花的,师父说她最起码要练个十年八年的才会有水准,现在和他拼,看看那里有墙去撞死还光荣一些。

“师兄,十年后再和你拼好不好?”现在会输得很惨的。

天枫收收气,满脸的火暴也敛了下去,他火暴的脾气,李冰雪最看不惯了,总是打击他,可是,现在,却吓得她一楞一楞的。

十年,真亏她说得出,还那么认真,那么害怕。

“放手。”他冷冷地说着。压住心里莫名的燥动。

她摇摇头:“天枫师兄,我跟着你吧。”这是一颗大树啊。“你是很想和我打一场了,你就不怕我走了吗?我跟着你就好。”

“我不好。”他吼着:“你放不放手。”

颤抖着,缩回了手,好可怜啊,要不要那么凶。天枫师兄心还真坏,要让所有的人欺负她,偏那道尔还晕得不知天地。

忽然有人大叫一声:“羊妖来了。”

冰雪一跳三尺高,兴奋地叫:“玉棠哥哥来了,太好了,我终于可脱离这里了。”跑啊,往外面跑去。咦,怎么关门啊。人家白玉棠不知多好呢?她要跟他走。

白玉棠带着浩浩荡荡的人马而来,闹得个天地变色。

还看不到人就听见声音:“李冰雪,给我出来,逃到这里就以为我治不了你了吗?”

吼,她不是逃,她也想逃出去。

冰雪扯开嗓门叫:“羊妖啊,玉棠哥哥啊,这里的人都好坏,快来救我啊。”

这一叫,让后面冲上来的人都傻眼,叫妖救命,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天枫寒着脸:“李冰雪,回来。”

她手指抓着门栏,还雕花,看为这婆罗山有钱得很。摇摇头:“不,打死我也不回去,我要和我的羊妖在一起,你们都欺负我。”

一转眼间,就看见了白玉棠领着人来的身影,一身铁甲的他好帅啊,帅得冰雪想流口水。

隔着门甜甜地叫:“玉棠哥哥,快来救我啊,我出不去了。”

白玉棠扶扶差点吓掉的玉冠,这李冰雪又搞什么鬼。

天枫眯起眼,大声地叫:“白玉棠,你又来干什么?上次还打得你不够惨吗?”

白玉棠翻白眼:“上次关你屁事,都是李冰雪做的好事,我来,不是来挑战你们的。我找李冰雪有点私事。”

“好,你救我出去。”公事私事都好了。太好了,看到了羊妖,就看到了亲人,看到了希望,感谢啊。

白玉棠看着她满脸的狼狈,卟地笑出了声:“李冰雪,你再念一句咒语。”

冰雪满脸的不懂:“什么咒语啊?”

“就是上次你念的那一样,念得我头痛的。”

她一笑:“哦,对了,你头痛,你就得听令于我了呢?我就可以出去了,然后,你帮我把他们都收拾了,剥了衣服挂在树上晒三天。”她嘿笑着看着满地的同门师兄姐妹。

“少来,快念,我试试我的确破咒之术如何了?”白玉棠懒得去和她计较,不知道她脑子里想是什么?只想试试这破解之法对不对。

继续阅读

热门游戏

今日更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