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说推荐

首页

手机游戏

手机软件

总裁的逃爱婚妻免费试读 墨谦刑宋染小说第21章

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20-02-13 18:35:22
开始免费阅读
《总裁的逃爱婚妻》是作者佚名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情节扣人心弦,过目不忘,题材新颖,值得一看。总裁的逃爱婚妻精选内容推荐:“墨总,夫人逃了。”墨谦刑倏地起身,眉眼狠戾,把她抓回来给她惩戒。后来,“墨总,夫人又逃了。”墨谦刑皱眉抿唇,“给我收拾行李。”宋染想着,前半生他欺负了她那么多,后半生总得让她连本带利的讨回来吧?

《总裁的逃爱婚妻》 第21章 谦刑,能不能不要走 免费试读

黑暗的牢房里,警察正在审讯绑架宋染的男人。

昏暗的灯光照在穿着囚服的男人身上,警察气急败坏地一拍桌子大声喊道:“你别不识好歹!”

男人抬手摸了摸脸上的唾沫星子,嘴角勾起一抹痞笑,笑的时候他脸上的刀疤越发显得狰狞可怖。

与此同时,墨谦刑撑额端坐着,手指一下一下地敲击着桌面,看着屏幕上的监控显示器。

沉思了一会儿,墨谦刑对身后的暮云说道:“继续审问!”

“是!”暮云看着自家老板冰冷的目光,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就说吧,”墨谦刑似乎看透了她心里在想什么。

暮云上前一步,将一份文件递给墨谦刑,“总裁,今晚有一个会议,对方希望您亲自出面。”

“那就取消!”

说完,墨谦刑立马起身准备离开。

暮云望着他快步离开的背影,摇摇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医生说今晚宋染有可能会苏醒,所以他才这么着急离开吧。

墨谦刑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说宋染已经醒了。

他小跑着穿过走廊,走到门前却又停住了。

墨谦刑松了松领带,漂亮的喉结上下滚动,装作若无其事地走进病房。

宋染正看着窗外入神,丝毫没有注意到墨谦刑的进入。

“宋染,你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墨谦刑低沉的声音一开口,宋染诧异地回过头。

墨谦刑看着病床上的宋染,整张脸毫无起色,瘦的眼眶深陷,眸子却仍是清澈的。

“没有我的允许,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墨谦刑看宋染一言不发,语气重了几分。

宋染突然觉得委屈,若不是担心墨谦刑,她也不会被人绑架。于是鼻子一酸,眼里瞬间氤氲了一层雾气。

“墨谦刑,你混蛋!”越想越委屈,宋染干脆放声大哭了起来。

墨谦刑面对突然情绪崩溃的宋染,开始自责刚刚语气过重。他走到床前,将宋染的头按在自己胸口,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宋染就这样在墨谦刑的安抚下睡着了,墨谦刑将她轻轻抱起放在床上。细心地掖好被子,俯身亲吻宋染光洁的额头。

夜里,意识模糊中宋染闻着到一阵熟悉的味道,是墨谦刑。

宋染以为自己在做梦,用手环住身旁男人的腰身。嘴里嘀咕着:“谦刑,我还累,你背我好不好?”

“好!”墨谦刑温柔地握住腰间的小手,声音透着无限的柔情。

“墨谦刑,你不要走好不好?”宋染突然抓紧墨谦刑的衣襟,语气中带着哭腔。

“不走,我在呢。”墨谦语气更加温柔地哄着睡梦中意识不清醒的宋染,心里原本的平静都被她一声声的谦刑打破了。

慢慢地,墨谦刑身心放松下来,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病房,宋染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墨谦的怀里。

原来,昨晚不是梦。

宋染又闭上眼睛,假装睡着。,贪恋着墨谦刑身上熟悉的味道。

几分钟后,墨谦刑也醒了,看着怀里的宋染,真想时间停住,他们之间没有仇怨,没有不好的过往,一切都像刚开始的样子。

墨谦刑靠近宋染的唇,温柔地啄食着。

宋染忍不住回应了一下。墨谦刑感受到宋染的回应,突然开始霸道地侵略她的舌根,吻的宋染呼吸不过来。

宋染微微哼了两声,墨谦刑仿佛被人勾起心底深处的欲.望,大手在宋染身上游走,随着宋染一声娇喘,墨谦刑好像得到了释.放一般,吻的更加深入。

房间里荡漾着暧.昧的气息。

宋染看着被自己抓皱的床单,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居然回应了墨谦刑。

从签合约的那天开始,墨谦刑就开始无尽的折磨她,而她心里对墨谦刑的爱一点一点地被他磨灭。

可是宋染知道,自己内心深处还是爱着墨谦刑的,不然也不会在听到他出事时,心急如焚。

昨天终究是抑制不住,没有掩饰她心里其实对墨谦刑爱她的渴望。但是合约已签,她现在不过是一个情妇,有什么资格说爱不爱的。

墨谦刑离开医院后,直奔警局。

在车上,回想着宋染刚刚的表现,他时刻抿着的嘴角忍不住微微地勾了一下。

暮云从后视镜中看见墨谦刑上扬的嘴角,心里忍不住纳闷,却又不敢过问。

墨谦刑刚推开车门,就看见了在警局门口站着的林雨柔。

墨谦刑目不斜视地大步向前走着,林雨柔便踩着高跟鞋跑上前来一把抱住墨谦刑的胳膊。

“谦刑,你这些天去哪了,我都好久没见你了,”林雨柔一边说一边扭着身子撒娇。

“有事,”墨谦刑十分吝啬地从嘴里吐出这两个字。

林雨柔好像看不见墨谦刑拉着的脸一样,继续扭着身子撒娇:“我们的婚礼马上就要到了呢,谦刑你都不过问一下吗?”

“嗯,我知道,”说完,墨谦刑甩开了林雨柔的手,大步向前。

林雨柔看着墨谦刑离去的背影,嘴角勾出大幅的弧度。

半小时前

林雨柔翘着二郎腿坐在身穿囚服的男人前面,趁看守的警察不备,林雨柔悄悄地拿出一张照片。

男人的瞳孔慢慢放大,握着拳头的手青筋暴起,双眼紧盯着林雨柔

“你想干什么!”

林雨柔凑在男人耳边,笑的十分妩媚。

“他们活着还是你活着,你选一个?”

男人猛地锤了一下桌子,咬牙切齿地看着林雨柔。

“***!”

林雨柔装作没听见男人的谩骂,玩弄着自己的头发。

沉默了几秒。

男人终于慢慢抬起头:“不要伤害我老婆孩子,”语气冰冷,又好像带着一丝哀求。

林雨柔对男人的回答似乎十分满意,巧笑着点头:“这就对了嘛。”

而此时,墨谦刑对着审讯结果皱着眉头。

绑架宋染的皮衣男人对自己的行为供认不讳,绑架的动机是见色起意,墨谦刑将审讯报告揉成团丢在一边,薄唇微启:“那就让他在牢里好好赎罪吧。”

处理完警局的事,墨谦刑又马不停蹄地回到医院。

推开门,宋染还未醒,墨谦刑便趴在宋染身上闭目养神。

这几天,墨谦刑在公司,医院和警局之间来回跑,累得心力交瘁一不小心就这样趴着睡着了。

宋染醒来,看见窗边的魔前夕,他睡得很熟,呼出的气打在宋染手上,温暖湿润。

宋染抬手摸摸墨谦刑的胡渣,眼里柔情似水。

而门外,林雨柔看到这温馨的画面,愤然离开。

继续阅读

热门游戏

今日更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