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说推荐

首页

手机游戏

手机软件

总裁的逃爱婚妻首发小说 墨谦刑宋染在线阅读

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20-02-15 00:05:49
开始免费阅读
精选热书《总裁的逃爱婚妻》是来自作者佚名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墨谦刑宋染,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墨总,夫人逃了。”墨谦刑倏地起身,眉眼狠戾,把她抓回来给她惩戒。后来,“墨总,夫人又逃了。”墨谦刑皱眉抿唇,“给我收拾行李。”宋染想着,前半生他欺负了她那么多,后半生总得让她连本带利的讨回来吧?

《总裁的逃爱婚妻》 第19章 染染,等我 免费试读

云天大厦里,墨谦刑撑着头,一手拿着一直钢笔在桌子上敲打着,干净透亮的会议桌映照着他俊朗的脸。只是这张俊朗的脸,眉头却皱得很深。

他知道林雨柔是自己摔下去的,更知道宋染是无辜的,只是他现在并不敢对林氏集团出手,林朗城是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他没有十足的把握与他抗衡。

所以当林雨柔提出要砍掉宋染的手泄愤时,墨谦刑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委屈宋染去医院照顾林雨柔。

“墨总?”墨谦刑在暮云的提醒下回过神来。

“X项目我会亲自跟进,其他事情暮云你处理一下,”墨谦刑侧头示意助理上前。

暮云在他身边呆了三年,做事十分周到,深得墨谦刑信任。

一旁的留着利落短发的暮云接过墨谦刑手里的文件,点头答应。

墨谦刑快步走出会议室,众人大气也不敢出。

他知道林雨柔骄纵蛮横,深怕他欺负宋染。于是不过离开了两个小时,便又回到了医院。

病房里,林雨柔碍于自己正在医院,不敢暴露自己的假受伤,便只能对宋染冷嘲热讽。一会儿叫她倒杯水,一会儿叫她削个梨。

宋染不想多生事端,也都一一做了。

宋染在医院只待了三天,每次林雨柔要对她不利的时候,墨谦刑或者他的助理暮云总会及时地出现,三番两次之后,林雨柔觉得没意思,自己要求出院了。

回到墨家,宋染立马关上房门睡了一天一夜。

在医院里,林雨柔为了折磨她,半夜里每隔半小时就叫她起来倒水,她已经困得眼球布满红血丝了。

黑暗中,男人修长的手指温柔地抚摸着宋染的头,月色惨淡,依稀可见男人的深邃的眼眸也布满红血丝。

“谦刑……”睡着的宋染又开始呢喃着他的名字。男人眼中的柔情更甚,轻轻掀开被子钻进被窝,挨着宋染躺下了。

宋染醒来觉得神清气爽,只是右边胳膊酸痛,依稀感觉晚上有东西压着她,她未曾细想,只当是睡久了痲了而已。

倒是肚子一天一夜没吃,饿的很,正准备去厨房找点东西垫垫肚子,正好遇见王妈正在准备午饭。

宋染捻起一块午餐肉往嘴里送。

王妈笑眯眯地说道:“宋小姐慢点吃,多得是,对了,墨先生让我转告你,他要出差一段时间。”

“噢,”宋染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她早就习惯墨谦刑忽然的人间蒸发了。

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宋染看王妈在忙,跑过去接起了电话。

“宋染,谦刑出事了,快!你快过来”

宋染还未开口,电话里就传来林雨柔带着哭腔的声音,宋染一瞬间大脑呆滞,慌了神。

出事?墨谦刑出什么事了?他能出什么事?

宋染冲出家门,墨家的司机刚好不在,她跑了好长一段路才打到的士。

林雨柔在电话里并未说清出了什么事,只是一直喊着叫宋染快来,她视自己为眼中钉肉中刺,但对墨谦刑至少是真情实意的,因此宋染丝毫未怀疑林雨柔话语的真实性。

宋染打车去机场,她心里焦急如焚,想着能赶上下一趟去找墨谦刑的航班。

的士开出两公里左右,宋染的身子重重地倒在车座上,昏迷前她才察觉车上有浓重的异香。

然而一切都为时已晚。

驾驶位上的司机看着倒下的宋染,拨通了一个电话。

“林小姐,一切顺利!”

宋染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废弃的平房里,周围密布着蜘蛛网,窗户破旧不堪,呼呼地逛着冷风。两米开外的地方有一个刚熄灭的火堆。

她的头疼痛欲裂,好像一把电钻在里面搅合,浑身无力。

宋染试着呼喊:“有人吗?”

可惜无人应答,只有外面的乌鸦凄厉地叫了几声。

嘴唇已经干裂出血,宋染昏昏沉沉地又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她发现自己被戴上了眼罩,周围一片漆黑。下午熄灭的火堆好像又重新烧了起来,隐隐可以看见火光。

“是谁派你来的?”宋染一张口,发现自己声音沙哑干涩。

不远处的人起身走到宋染身边蹲下,一根手指戏谑地挑起宋染的下巴。

“小美人,你这是得罪了谁呀,人家让我怎么开心怎么来呢?”那人穿着一身皮衣皮裤,右脸一条刀疤由眼角延至颧骨下方。

此刻看着宋染绝美的脸蛋,眼神是无尽的贪婪。说着,肥厚的嘴唇就要往宋染脸上凑。

宋染朝他啐了一口唾沫。

男人恼羞成怒,扬起手重重地给了宋染一巴掌。

“你个***,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不知道小爷的厉害!”说完开始拉扯宋染的衣服。

宋染身上突然响起一阵铃声,男人从她衣服口袋摸出一个手机。晦气地啐了一口唾沫,挂掉电话,关机,将手机扔到远处,接着撕扯宋染的衣服。

又一阵铃声响起,男人骂骂咧咧地从自己的裤兜里拿出手机。一看到来电号码,立马捂着电话,哈腰眯眼地出去了。

大约过了十分钟,男人气恼地踢了一脚宋染身旁的木棍。

“算你走运!”

接着用布条塞住宋染的嘴,往外面走去。

宋染双手被绑,不能动弹,眼泪突然开始大滴大滴地掉落,她想到病床上的母亲,如果她死了,母亲怎么办,她连母亲最后一眼都可能见不到了。

她不知道怎么办,看样子自己是被关在荒山野岭了,宋染绝望地闭上眼。

却不由想到了墨谦刑,如果她死了,能消弭他心中对她的恨吗?

还是说,她死了,他仍旧会恨她。

宋染突然很想见到他……哪怕只是最后一面。

与此同时,灯火辉煌的机场VIP休息室内,墨谦刑不停地拨打着宋染的电话,她从不会拒接自己的电话。

刚刚拒接后,再打过去,她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墨谦刑心里有隐隐的不安,打开随身携带的电脑,发现宋染的定位在荒郊野外。

自从上次逃跑事件后,墨谦刑在宋染手机里安装了一个追踪定位器。只要追踪器没有被毁,哪怕手机关机,也能够查询到宋染的定位。

“啪!”的一声关掉了电脑,墨谦刑立马叫暮云买了回国的机票。

“可是,墨总,这次的会议非比寻常!”

“没什么可是的,快去订票。”

“是!”

回国的飞机上,墨谦刑心急如焚,他已经叫司慕帮忙找人了。

只是晚找到宋染一分钟,她就多一份危险。

想到这,墨谦刑巴不得自己长了翅膀飞过去。

“染染,等我。”墨谦刑心里默念着。

继续阅读

热门游戏

今日更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