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说推荐

首页

手机游戏

手机软件

庄婉仪岳连铮小说 婉仪传章节阅读

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20-02-15 00:05:52
开始免费阅读
大家应该都在找一本叫《婉仪传》的小说,是作者佚名创作的古言风格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小说的免费章节内容:出身平凡的翰林府小姐庄婉仪,一朝被大将军岳连铮看上。成为人人羡慕的一品夫人。谁料新婚之夜他远赴战场,随后战死沙场。庄婉仪被暗恋岳连铮的四弟媳各种欺压,最后毒杀为岳连铮陪葬。死而复生的庄婉仪,下定决心不再任人欺凌。笼络,出身尊贵的嫂嫂。打脸,放肆恶毒的弟媳。与神秘的庶子结为盟友。勇夺管家大权之后,庄婉仪弃若敝履,振臂一呼——本小姐要改嫁!

《婉仪传》 第十五章 别为他说话 免费试读

在前厅翘首以盼的庄景行夫妇,看到庄婉仪姊弟两一起进来,神色动作还十分亲近。

都有些吃惊。

他们夫妇两想了多少法子,让这对性格迥异的姊弟亲近起来,都没有办法。

怎么庄婉仪出嫁第一次回门,他们两一下子就亲近了?

果然是不分别,不知道家人的好。

看着他们姊弟亲亲热热,庄景行捻着胡须,笑得一派自得。

庄婉仪一下就跪倒在他们面前,热泪盈眶,簌簌的往下流。

她曾经与父母生离死别,而今隔世再见,心中的思念与悲愤难以形容。

庄夫人以为她是出嫁受了委屈,连忙俯下身去,将她搂在了怀里。

那张线条圆润的脸,神情温和而慈爱,眼里同样流下了泪水。

“仪儿,娘的好女儿。你受委屈了,新婚之夜就遇到这种事,娘可怜的好女儿……”

气氛一时沉重了下来,就连一向最会插科打诨的庄亦谐,也不知如何安慰庄夫人。

庄婉仪连忙从她怀中起身,破涕为笑。

“娘,你说什么呢?外头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女儿,您竟说女儿可怜?女儿只是想到出嫁后不能陪在二老身旁,这才伤心的!”

屏娘站在一旁,连忙递上帕子。

庄婉仪没有给自己擦泪,反而替庄夫人擦了起来。

这下庄夫人也不好意思再哭了,也用自己手里的帕子,给庄婉仪拭泪。

母女两人对着擦眼泪,惹得庄亦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娘,姐姐。你们两麻烦不麻烦?倒不如各自把各自的眼泪擦了,省得这样擦不干净!”

这话惹得众人都笑了起来,庄景行嗔怪地看他一眼。

“臭小子,哪有这样说你娘的!”

“爹,娘,我给你们带了些亲手制的杏花糕。我在将军府住的院子里,满满都是杏花,气息香甜得很。你们尝尝女儿的手艺,亦谐,你也来尝尝!”

庄婉仪一向于厨艺上有心得,做起菜肴和点心来,又精致又可口。

听她说是自己亲手制的,众人都笑着捧了场。

“仪儿,在将军府里可还过得惯么?老夫人和几位妯娌,可还相处得来?”

一家四口围坐在圆桌旁,喝着清茶,吃着庄婉仪亲手做的点心。

庄景行终是忍不住,开口询问她。

庄婉仪愣了愣,很快接上了话。

“老夫人威严无限,几位妯娌倒还好,就是四弟妹年轻闹腾了些。”

这话说得委婉,但该表达的意思,也算都表达出来了。

庄景行担心之余,又欣慰她并没有报喜不报忧,好歹把将军府的情况如实告诉了他们。

庄夫人尝了一口杏花糕,忽然道:“那日送你入府的喜娘说,你住的蘅芷院里头,全是桃花,十分喜气。怎么没听她提起,还有杏花?”

庄婉仪淡淡一笑。

“哦,蘅芷院在大婚当晚,就被四弟妹不小心烧了。不过不必担心,我现在住的是杏林院,就在府里东南角上。那院子甚好,原是备着老将军颐养天年所居的。”

“烧了?”

庄夫人大惊失色,“听闻将军府上的四奶奶,乃是凤太师的嫡次女。虽然不及长女凤贵妃德行出众,美貌端庄,也不应该如此莽撞啊!”

一个能不小心把房子烧了的贵族小姐,实在是闻所未闻。

庄夫人与庄景行对视一眼,很快就明白了。

想来庄婉仪说不小心,只是委婉的话,实际上是有意的。

“姐姐,她为何要烧了你的屋子?!你大婚的喜事,她竟做出这等事来,分明是故意针对你!”

庄亦谐气愤得红了脸,放在桌上的手,握紧成拳。

“这个凤兰亭的确嚣张跋扈,她对我也的确有敌意。不过还请你们放心,我毕竟是她的嫂嫂,总有办法治她的。满京城里嫉妒我的女子多了去了,也不差她一个,不是吗?”

庄婉仪一手端着茶盏,在鼻尖前细细嗅了嗅,而后轻啜了一口。

那双如同点墨的杏眼,顾盼生姿,眉宇间透出从容淡然。

隐约有种历尽世事的淡漠,和山雨欲来青松不倒的镇定自若。

那般气度,如此陌生而又让人惊艳。

庄景行一瞬间有些吃惊。

这还是自己的女儿,那个温婉柔顺,又谨小慎微的庄婉仪吗?

“仪儿,爹从前竟不知,你心中自有丘壑。好,好,你能这样想,为父就放心了。只不过你在将军府中还是要小心,那位四奶奶毕竟是凤太师的女儿……”

庄景行说到此处,有些愧疚地低下了头。

他自己无用,在朝中多年沉浮,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翰林。

连累他的子女,都要为他的无用而小心翼翼……

庄亦谐笑着插嘴道:“凤太师的女儿又如何?姐姐才是正经的一品夫人,将来将军府的主母。等姐夫回来了,那个寡妇女人还能嚣张几时?”

他说的倒也是。

庄景行夫妇二人的心情,这才好了些许。

庄婉仪只是笑着喝茶,并没有接这话茬。

因为她知道,自己很快也要变成寡妇了,就在大婚之后的第二十五天……

眼下所有人都会看在岳连铮的份上,对她保有一丝恭敬。

等岳连铮的死讯传回来,那时老夫人和凤兰亭,才会真正对她动杀心。

她能做的,就是在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利益。

同时凭借她重生一世的先知,做好准备,应对可能的危险……

“对了,爹,这些日子如果边关的战报,对三爷有什么不利。请您千万不要进谏,不要为三爷说好话。”

庄景行诧异道:“岳家军骁勇善战,从来都是战无不胜的,能有什么不利?就算真的不利,他毕竟是我的女婿,我自然要为他说话!”

庄景行以为她是怕连累自己,所以才说出这样的话。

而庄婉仪眉头一蹙,抬起脸来,郑重地看着庄景行。

“爹,如果您相信女儿的话,就听女儿这一次。不论战胜还是战败,您千万不要为他说话。”

前世岳连铮战败,自己也以身殉国。

圣上虽然没有怪罪岳连铮,却把当时为他说话,说他一定会战胜归来的大臣都责罚了一顿。

庄景行当时,就因此被圣上责罚,失去了升迁的机会……

她如此正色,让庄景行不得不听。

自家这个女儿一向让人放心,她既然这么说了,必定有她的道理。

“好,爹答应你。”

继续阅读

热门游戏

今日更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