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说推荐

首页

手机游戏

手机软件

都市狂拳(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陈严赵婉玉小说

作者:森凛发布时间:2020-02-15 09:04:37
开始免费阅读
《都市狂拳》主人公叫陈严赵婉玉,由森凛最新为大家著作,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只是一个还债平民,英雄救美成共犯。自幼被练,长大健身迫入小队打比武。想打酱油,看看流星雨差点被人制成活标本。种种事情让一个普通打工仔渐渐开始“打工”,可是,最初的想法只是打工还债啊?“能不能放我回去好好当个打工仔,我不想当‘打工’的了!”一个平民的故事,一个“打工”的故事开始了。

《都市狂拳》 第21章 偶遇江澄 免费试读

不担心是不可能的,因此。

陈严摊摊手,有些无奈的说:“不过我还有点事情,一会儿才能去,要不衡老先把地址告诉我,我这边事情处理完了再去?”

“行!我们在‘东顺楼’等你。”

说完,屈衡带着常芸去“东顺楼”。

陈严转身撒开脚丫子就往家跑。

在这过程,常芸就回头看了好几眼,自家小公主的举动倒是引起了屈衡的好奇,不过细想一番也只能摇摇头,虽说陈严给他感觉很不错,但身份却不是能和常芸相比的,就算常芸在常家地位再低也不可能和他有太过瓜葛。

“很在意吗?”

“呀!”

屈衡突然的声音让周云感到些许惊吓,轻轻的哀鸣声,配上丝丝潮红的脸颊,这般羞涩的神情倒是让人觉得倍感可爱。

“哈哈,我倒是有些好奇,这严小子也就见过几眼就让我的小公主差点丢了神?”

屈衡觉得能够看到这样害羞的小公主,感觉很是新奇。

常芸也知道这是屈爷爷和她开玩笑,不过她确实有些在意陈严,上次仓库的事情她还没来得及找陈严道谢与道歉,毕竟别人救了她不说还白挨她一巴掌,就算他再讨厌外人,也不打算以此为契机。

过了一段时间,陈严急忙回到家中,陈平正在喝水。

“回来了?”

看着自己那匆匆忙忙赶回来的儿子陈平紧皱着眉头,住院的事情其实他已经知道了。

常大山说陈栋国给陈严放假,可陈平是不相信的。

如果仅仅只是一两天陈平倒还能信一下,但,陈平很清楚陈栋国的为人,那种贪婪之辈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让陈严放假?

“对不起。”

陈严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只能说出短短的三个字。

“唉!”

陈平长叹一声,仰着头若有所思的说:“你呀你,和你妈妈太像了!”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陈平语气虽然无奈,但陈严能够看出自己的父亲脸上欣慰的神情。

“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

陈平瞬间恢复平静的神情,带着些许的冷漠:“那些大家族的人你尽可能少接触些,尤其是王家的人。”

“……”

陈严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很少见的,陈平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语,以往父亲很少提及‘大家族’三个字,更不会特意说出姓氏。

“为什么?”

陈严不禁意的发出反问。

陈平深深的看了一眼陈严,冷冷的说出四个字:“看你自己。”

陈严面对陈严的话语陷入了一时的混乱。

陈平会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已经知道陈严和那些大家族接触了,至于会说出这样的警告话语多半也是希望陈严能够远离那些人。

“我知道了。”

一向听从父亲话语的陈严,这一次也不例外。

他永远相信自己的父亲不会害他,因此这一次,他选择听从陈平的话语也是出于常年来的信任。

“不过,我今天要去常家邀请的饭局。”

居然已经选择了以后不与大家族的人交流,那么,今天屈衡的邀请也就成了最佳的机会。

“去,可以,但是,你要记住,千万不要让他们看轻了你。”

陈平笑着说:“你要记住,你是我陈平的儿子,不管他什么家族,就算是幽州五大家族,三名门,你都不要畏惧他们,鞋子一脱大家不都是光着脚的猴子吗?”

“光着脚的猴子。”

这是陈平还健谈的时候常常挂在嘴边的话,如果常大山等人听到的话定然兴奋不已,这是队长出征前的口号,只要在陈平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定然是打算要做些什么。

“是!”

尊严,从来都不是别人施舍的,要有骨气,就要让人看到你不一样的一面。

陈严一直以来都是抬头挺胸的活着,就算是在那一夜,他也没有倒下昏去,这次和屈衡的饭局陈严已经能料到将会变味。

这一切,在屈衡与陈严对峙的时候,屈衡才发觉事态的变化。

在陈严离开屋子后。

“你呀!这个孩子和你的性子真像!可惜的是,他并没有你那样聪明。”

陈平靠着椅背,苦笑着。

陈严之所以会接触到李家和常家,多半是常大山的缘故,虽然不是直接的原因,但也是他间接性的让陈严去接触李家和常,自然,陈平也知道常大山在想什么,可他从来没有希望过自己的生活,自己孩子的生活再和那些大家族的人有任何瓜葛!

每当陈平闭上眼,当年的事情历历在目般浮现,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这噩梦一直纠缠着他,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八年。

他永远不会原谅那些自诩大家族的人!

陈严来到“东顺楼”门口打算进去的时候被人拦了下来。

“你有请帖吗?”

看着眼前穿着穷酸,面色有些惨白的陈严,保安面色不善的说:“若是不能出示请帖的话,希望你能站远一些。”

保安的语气已经尽可能的平稳,但他确实觉得陈严这样穿着穷酸的穷孩子恐怕是想来这里向那些达官贵人讨些好处。

“……”

陈严没有说话,但心里纳闷起来。

明明叫他来“东顺楼”的人不就是屈衡吗?可是他现在想进去却直接被保安拦了下来,陈严倒是觉得这不是屈衡为难他,多半是没有同饭店内的人说,他为什么从一开始就不来呢?

这样的疑惑,陈严自己心里明白,像他这样贫凡的人怎么可能有资格让屈衡为其开口?再没自觉也要有些限度了。

想着既然屈衡没有通知到位,那他也没必要再丢脸往上挤,或许正和陈平说的一样,大家族的人,也不过是大家族的人,他也没必要非得热脸贴冷屁股。

本来他还打算和屈衡好好说一声再道别,但是现在恐怕是不行了。

陈严轻叹一声,转过身打算离去。

“哟?这不是那个刘什么心的小队长请来的外援吗?”

嘲讽的声音从陈严前方传来,声音很熟悉,这让不禁让陈严不得不微微抬头看向前方。

这个声音的主人竟然是下午在咖啡厅内见过的江澄。

继续阅读

热门游戏

今日更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