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说推荐

首页

手机游戏

手机软件

锦绣烟云荣华碎荣少楼连馨宁章节目录免费看

作者:嫣离发布时间:2020-03-26 00:27:35
开始免费阅读
锦绣烟云荣华碎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荣少楼连馨宁,由嫣离为大家带来的超精彩古代言情小说,正在奇热联盟火热连载中。她是连府中最不受待见的一名庶女,为了家族利益,嫁给了京城第一豪门荣府的大少爷荣少楼为妻。 一入豪门深似海,高高在上而极难伺候的郡主婆婆,一身是病温柔如水的美人相公,英俊挺拔腹黑莫名的二叔,看似老实一心仕途的三叔,还有两个性格迥异的小姑子,客居在荣府却地位异常崇高的表小姐等等,且看她一个全心只想避祸安生的青涩少女,如何在家族利益斗争和妻妾争宠的高门大院艰难成长斡旋……

《锦绣烟云荣华碎》 第19章 关门捉鬼 免费试读

第二天一早便天阴沉沉的像是又要下雪的样子,连馨宁赶早起来给云书检查了伤势,用了荣少谦的药果然好了些,身上红肿流脓血的地方都收敛了下去,疼得也不似昨天那么厉害了。

想到那人一脸促狭地坏笑,连馨宁便忍不住胸口犯闷,这个家伙,分明是做了好事,为何他偏生要摆出一副让人讨厌的姿态?亏得这家里的丫鬟仆妇说起他来都是一脸红鸾星动的样子,她怎么就看不出他身上有哪点好来?

留下丝竹在屋里照顾云书,她自己带着玉凤过去长房给荣太太请安。

出门正好碰上惠如,三四个丫头小心翼翼地搀着扶着,身后还跟着两个嬷嬷一个劲地叫着“姨奶奶您慢点儿,姨奶奶小心脚下”。

“惠如给大少奶奶请安,如今身子沉了行礼不便,还请奶奶见谅。”

那惠如一见连馨宁迎面走来,便立在当地等她,到了眼前才做做样子漫不经心地曲了曲膝,饶是如此她身边的一个丫头也已经大惊小怪地嚷了起来。

“哎哟我的好姨奶奶,您可不能这么着,万一动了胎气那可怎么好啊?太太她老人家都吩咐了见了她不用行礼,大奶奶这里自然也是一样的,大奶奶您说是不?”

连馨宁见这主仆两个一唱一和演着双簧倒也十分有趣,且不答话,只是含笑兴致盎然地瞅着她们继续往下说。

可她虽是个好性儿的,玉凤却不肯忍下这口气,跟着荣太太多年,到哪里不是被人捧着奉承着,如今换了主子,却也见不得别人在她面前这样颐指气使的样子,若当真是个主子便也罢了,偏偏只不过是一个小老婆和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小丫头!

“你叫燕儿是吧?听你这话说得倒是个懂事的,姨奶奶身怀有孕自然惊动不得,难道你也有孕了不成?见了大少奶奶竟然还站直着说三道四,我倒要去问问严嬷嬷,是不是她那教引棒子最近太闲得慌了!”

“玉凤姐姐莫恼,妹子也是一心为了我们府里的香火,如今从太太起满府里谁不盼望着惠姨奶奶的胎呢,我们跟前儿伺候的,哪里敢有半点儿闪失。大少奶奶千万体谅着点奴婢,奴婢给大少奶奶请安了,大少奶奶万福。”

那燕儿听玉凤说得认真,心里倒也有三分惧怕,但眼见惠如正斜着眼给她使眼色,想想身边这尊大佛还是靠得住的,当下又撞着胆子不咸不淡地顶了几句,看似恭敬却面带讥诮地给连馨宁请了个安。

玉凤见她阳奉阴违这般可恶,冲上去扬手就是一个嘴巴子,打得那丫头小脸儿一偏,整个人差点都撞在惠如身上,惠如吓得朝后一仰,脚下一个不稳就是一滑,还是连馨宁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

“你如今是双身子的人,还是小心些才好。”

淡淡地留下一句便抬脚就走,她实在不想和这帮子人在一起扯什么是非,玉凤忙小跑着跟上她,那燕儿捂着脸恨恨地瞪着她们的背影,眼中满是泪光,却也不敢真的撒泼。

原来这荣府里的规矩,丫鬟仆妇都分个三六九等,玉凤是荣太太身边的大丫头,她说一句话的分量可不比荣清华两姐妹轻,矮一辈的年轻主子,诸如荣家几位小爷,也都要给她几分薄面。她要想教训哪个丫头婆子,还不是拨拨嘴就成的事,谁又敢说什么?

那惠如看着手下人受挫,脸上自然也觉得无光,想当初她还是荣少楼屋里的大丫头时,这玉凤和铃兰就压着她一头,虽说大家都是一个辈分儿的,月银也都一样,但她们俩到底是太太跟前儿的人,总比她有体面些。

原以为如今做了姨娘,又有了“龙种”,自然母凭子贵鸡犬升天,没想到这玉凤仍然不拿正眼瞧她,当真可恶至极!

当下心头火起,扶着燕儿的手就朝前面追了几步,口中不怀好意地大喊:“大奶奶慢走,玉凤姑娘慢走,咱们这些没本事的也只能跟在后头,像那些三头六臂半夜三更都能私相授受的人,才是真正的能人呢,自然应当走在前头了!”

连馨宁一听她这话似是影射昨晚之事,心下猛地一惊,当即便放慢了脚步。谁知玉凤扶着她的胳膊直引着她朝前,口中压低了声音说道:“奶奶莫怕,那泼辣货若当真眼见了去,昨夜就敲锣打鼓叫人来捉了,只怕是事后诸葛亮,奶奶只要不认,她屁都放不出一个来!”

“……昨晚是你给他开的门?你,你是二爷的人?”

连馨宁蓦地按住她正扶着她的手,双眼紧紧地盯着她的脸瞧,谁知那玉凤也并不躲闪,大大方方地回道:“说是二爷的人,奴婢并没有那个福气。只是昨夜确是奴婢行的方便,他当真一片好心,还求奶奶明察。”

两人各揣心思地在路上走着,却都很有默契地不再搭理身后叫嚣着的女人。惠如自己说了一会儿也便无趣了,这种杯弓蛇影的事情她当然知道也不能明着说穿,只不过喊出来图个口舌之快,想着不能叫连馨宁抢了她的先过去荣太太那里请安,便匆匆地扶着燕儿的手带着几个丫头朝荣太太的长房赶去。

请安回来之后连馨宁只顾一个人走在前面,并不搭理玉凤,玉凤知道她为荣少谦的事情不自在,也不去招惹她,只是默默跟在她后头。

一进屋连馨宁便沉声唤了一声丝竹。

“你过来,把我这屋里的人统统叫到厅里,撑上大门,谁也不许进来。”

丝竹听她这话说得奇,但见她脸上的神色不同寻常,也不敢多问,忙应了一声便去了,留下连馨宁一人气喘吁吁地坐在炕沿。

玉凤见她的样子并不似是在生她的气,便倒了杯热茶递到她的面前。

“奶奶心里有什么计较大可说出来,不要憋坏了自己。有些话玉凤也不好说,太太把奴婢派到这个屋里自然有她的意思,但奴婢可以告诉奶奶一句话,奴婢对奶奶绝对没有二心,二爷是什么心思,奴婢就是什么心思。”

连馨宁听她说得如此直白,不由急得涨红了脸。

“你可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是嫂子他是叔叔,他在我这屋里能有什么心思?实在是荒唐!”

“奶奶息怒,是奴婢说错了话,奴婢自己领罚。”

玉凤知道这些话说出来便是大逆不道,但若不说主仆之间却会一直隔阂,也只能硬着头皮豁出去,如今连馨宁动怒完全在她意料之中,说着领罚,手上也不含糊,立刻便左右开弓朝着自己的脸上掌掴了起来。

啪!啪!

第三下并没能打下去,连馨宁一把捉住了她的手。

“我的好姐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闹这个别扭!惠如今儿个能把昨晚的事嚷出来,保不齐太太那里就已经听说了!虽然咱们行得正站得直,可瓜田李下,又怎么说得清呢!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这样糊涂,他叫你做你就做了?什么话不能白天说,非得上赶着半夜过来?”

一番话说得玉凤当即醒悟了过来。

“奶奶是说咱们屋里有内鬼?那您让丝竹去把人都招来,莫不是想亲自捉鬼?”

“捉不捉得成,一会儿就知道了。”

连馨宁显然已经成竹在胸,端起手边的茶盅抿了一口,便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衣摆道:“走吧,咱们瞧瞧去,人应该都到齐了。”

厅里果然已经站满了人,这屋里上到近前服侍有些体面的大丫鬟老嬷嬷,下到门口扫地的三等仆妇,一齐集合到了这里。

所有人静默地跪着,丝竹和玉凤侍立在连馨宁身后,连馨宁稳稳地坐着,只顾眼观鼻鼻观心,手中端着一杯清茶,时不时吹上几口,却半天都不出声。

很快,便有人沉不住气了。

“奴婢们做错了什么,奶奶要打要罚我们都是不敢不认的。只是这大冷天的没来由叫大家长久地跪着,究竟是什么意思?”

说话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连馨宁认得她是这房里负责跟着主子进出的一个小管事,为人颇为尖酸,时常见她在院子里数落小丫头,要么骂爹骂娘说上一通,要么身上脸上狠狠掐几把,总之不是个省事的人。

“放肆!奶奶的意思是你这奴才可以随意揣度的么?”

连馨宁只看着她不说话,玉凤却厉声喝止了她,下面几个探头探脑想跟着讨便宜的人也立刻没了声音。

“丝竹。”

连馨宁故意转头不去看那妇人紫涨的头脸,只淡淡地唤了丝竹一声,那丫头会意,即刻带着两个小丫鬟自里间搬出一只紫檀木箱子,利落地开了锁,自里面随手一摸便拿出了两根比男人的拇指还粗的金条。

“今天是谁到西厢去嚼的舌根,自己出来认了,我不罚,且这两件东西赏她。玉凤你来数数,数到二十仍没人出来的,那就不用认了,谁知道的说一声,这两根金条都赏给检举的人,还再另加两根。”

连馨宁静静扫过眼前跪着的一片,语笑嫣然。

玉凤依言开始数数,很快便二十已过,却无人作答。

“很好,大家既这么心齐,那我成全你们。丝竹,给你个发财的机会如何?”

连馨宁越发笑得灿烂,丝竹朝她行了个礼,走上前几步指着刚才那个挤兑她的妇人说道:“奶奶,我看就是李嫂,每回惠姨奶奶过来她都跟前跟后哈巴狗儿似的奉承着去,这回还不赶紧去讨个好么?”

“有理。”

连馨宁点头微笑,那李嫂被人冤枉了自然不依,立刻就边磕头求饶边嘴里哭骂不休,连馨宁哪里乐意听她那些脏话野话,使了个眼色给玉凤,她不动声色地笑了笑便走到李嫂身边将她扶起。

“李嫂,你是府里经年的老人了,要我说才不信你会干这眼里没主子的事,你也瞧见了,如今你为那人顶了罪,人家半句话都不出来替你说,你何苦呢?我们伺候了奶奶这大半个月,奶奶为人最是和平体下,你心里也有数,是要那两根金条,还是挨一顿板子,全看你自己了。”

继续阅读

热门游戏

今日更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