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说推荐

首页

手机游戏

手机软件

我六世的劫语儿林颜小说(完整)免费阅读

作者:悠悠岁月觞发布时间:2020-03-26 03:01:48
开始免费阅读
高质量小说《我六世的劫》由知名作者悠悠岁月觞所编写的幻想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语儿林颜,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我原本就只不过是一滴水,还是一滴泪水。不是甜的而是咸的。我心里自是委屈,又何来善意。性本善,还是性本恶,谁又说得清?不过一切随心、随缘耳。…………

《我六世的劫》 第13章 吐露真言 免费试读

天色渐浓,白天褪去了它的色彩。而我也终于踏着蹒跚的步伐,走到了这个遥远的家。

家外的门没关,看着夜幕下这个院子,虽说也来了几次,可是不管怎么看都还是陌生得很,不再细看,急步走进院中,看着里面一片漆黑,这才入夜,娘平常这时要做些细工活应该还不会休息,我道是无人,不禁多说了一句,家里都没人,怎么都没把外面的门关上,遭了贼人可怎么是好?说着便推门走去。

却没想被眼前的景色惊到,我待在门口,透着稀薄的月光,看着凌乱不堪的房间,果是遭贼了么?细看之下,却发觉不是自己想的那般,闻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充斥着整个房间,我借着月色,勉强摸索到了油灯,点亮后,拿起昏暗的油灯,四处打量着。

那边似乎有什么?捧着灯走近,原是爹娘,我皱起眉头,怎么就在地上睡着了呢?这才刚入春,天气还微凉,着凉了多不好。看着他们睡得香,我却是不忍心打扰他们,拿着床上的被子盖在他们身上。

才松了口气。

不过,看着没有一处能看的屋子,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就着这微弱的灯光,小心翼翼地把房间打扫整理了一遍,才勉强入眼。轻轻呼了一口气,才再次走到爹娘身边,仔细打量着睡着的爹娘,他们睡着都很安静,和平时总会说叨的模样不一样,不过还是那般慈眉善目的模样,想起他们为我的付出,还有那些虽说啰嗦可是很暖心的举动,我不禁笑起来,无声却震动了我的心房,让我开心不已,也许你们就是我这一生唯一的救赎吧,不,我摇头,如今多了一个。

我伸出手,想要把不小心滑开的被子拉好,不小心碰到了一个硬梆梆的东西,拿出来,却是一根长长的棍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样子还挺怪异,我想了想,无果,就把它放到了一旁,待明天天明,爹爹醒来再询问一番也就是了。

而后,就轻步走出了房间,把房门拉上,再把外面的门关好,便到了左边的屋子,这是爹爹娘亲为了我准备的,可是平日了我也不怎么来住,爹娘兴许也没什么空,屋子一直都是关着的,咋的一开,一阵怪气迎面扑来,我连忙捂住口鼻,似乎,刚刚进爹娘那屋的时候也有一股味道,却是不同这般,倒是和那奇怪的棍子一般味道。

不再多想,奔走一日,又打理了屋子一番,已是累极,躺在床上,才翻了几个身,便陷入梦乡。梦里我还是一个孤苦的流浪人儿,缩在街头巷尾,受了风,整个人昏昏沉沉,饥寒交迫,身旁不远处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却是连一个眼神都是奢侈。

自噩梦中醒来,天色已大亮,擦了额头冒出的冷汗,看着屋子,还有身上的衣着。是啊,还有什么是可怨恨的呢?又有什么是可抱怨的呢?如今虽说少了银两,可是至少还是衣食无忧,还有住所,就算是遭了那些个丫鬟婆子的白眼又如何?以前是乞儿时更是身无分文,受尽人间苦楚,更别提只是区区恶颜相待了。

可是就算是如此说服自己,可是我心中到底是不甘的,有过曾经的辉煌就再难回最初的自己,就像自己也难以忘怀那些事情,不能就当它已经过去。也许这是不对的,可是就算是飞蛾,也是从了自己的愿,纵使知道前方是万劫不复,扑向明亮而灼热的劫。难道我竟还比不上一只小小的飞蛾?就不该有自己的追求吗?可我又该如何做呢?

罢了,先起身吧,多思无意,还是先向爹娘借些银两回去吧。

起身稍作仪容,便向爹娘的房屋走去,天已大亮,爹娘应该也醒来了。我略作思量,等会要如何同爹娘开口呢?想着又摇了摇头,爹娘待我这般好,何必想太多,等会就如实说好了,想来爹娘也会理解的。不过,至于被少爷冷落这件事,还从未同爹娘讲起过,希望他们不要太担心才是。

站在门外,轻轻叩门,无人应声,莫不是太小声了?无奈,只好再用些力气再次叩门。这是怎么了?怎么还是无人回应。难不成是出门去了?

久久不见有人应声,我只好推开门,看看爹娘是不是出去了。

吱呀一声,斑驳着时间痕迹的木门被推开,晨起的阳光随着门缝透入昏暗的屋子,逐步明亮。

我走了进去,才刚侧身就看到了依旧躺在地上的爹娘,竟连睡姿都还是那般,不曾变动一丝一毫。我皱起眉头,不禁有些着急,疾步前去,蹲在两人旁边,大力地摇晃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爹爹和娘亲,“爹爹,娘亲,你们怎么了,快醒醒啊,你们怎么了?”

我心里害怕起来,为何我都这么晃着了,他们怎么还不醒,那一刻,我心里头闪过许多念头,害怕失去得来不易的亲情,还是怕连这两个如今仅有的依靠都失去,留下我一人承担一切。

而事实让我开心不已,原来一切不过是自己想太多。其实众多念头闪过,也不过是短短一瞬。没一会,我便从自己的念头中被拉回神来,原来是爹娘睡得实了些。

不过我还是疑惑不已,就算是睡实了,我这般摇,应该也早就醒过来了啊?再说,爹爹和娘亲怎么在地上就睡着了呢?

爹娘双双从地上起身,我帮着把被子拿回床上,娘阻止了我叠被子,说是别累着了,自己却也没急着把被子叠了。

爹爹说,是啊,若是普通休息自然不会睡得这般熟。爹爹啊,和你娘,前些个日子得了病,是寻遍了大夫,试过各种药物皆不见效啊,这不,前两天,有位大夫给介绍了一个新药,真是奇药啊,这两天服用后,爹爹和娘的病就好了许多,不过这药啊,就是让人渴睡了些,并无大碍。至于睡地上,是病犯得突然,只得在地上便匆匆服了药,浑身无力,只能在地上将就了,不过也无所碍。

我听后,点点头,原是这般,握住爹爹的手,道:“是女儿不孝,爹爹、娘亲身子抱恙这么久竟然都不知道,也不曾来探望。”

娘没说我什么,反倒安慰我,不要说这般怪自己的话。爹爹摇头,也说:“不要怪罪自己,爹知道你还有孩子要照顾,来回奔波也很是不便,倒是爹娘也不好,都不能抽出空来,多去看看你。”我心中很是感动,眼中不禁泪水闪动,也只有爹爹和娘亲会这般疼我了吧!

爹娘顿时手慌脚乱,你这孩子,怎么说着说着又哭起来了。

我笑着握住娘抚去我泪水的手,看着他们的担忧眼睛,笑着,道,我没事,爹娘,看着你们如今这般同我说叨模样真是开心极了,爹娘,你们以后也千万不要吓语儿了,语儿胆小,禁不起吓的。

我以前不懂,听人家说什么便是什么,人家说一个人的眼睛是不会骗人的,可是我不知道是我太笨了,看不懂你们眼睛里东西,还是你们演技太好,若是后者,那我也是太幸运了,一下子就遇到了两个,那时看到你们眼睛里不自觉闪过的情绪,我便以为我其实也是幸福的。深陷你们编织的美丽牢笼,犹不知。

你们说以后定不会再让我担心,我也不可让他们担心,有什么事一定要同他们商量,我笑着点头,心里有些愧疚,少爷那边的事一直都未曾同他们说过,不知道待会告诉他们,他们会有多担心呢?可是不说多话,银两却是支撑不住了,我们大人撑的住,可是孩子却是等不得啊!

罢了,待快离开时再同爹娘说好了。

我强堆起笑脸,爹爹,你说的那良药是什么啊,是不是有一股奇怪的味道,像个棒子的那个东西?爹爹惊讶,问我怎么会知道,又接着道,是啊,就是那药,味道虽是怪了些,可却是难得的好东西啊,开药的大夫说,现在许多富人家都有服用,有各种神奇的功效呢。不过就是贵了些,爹爹和娘也就只买得起几份,不过幸好爹娘的病也好了不少,应是再服用几次就可恢复了。

原来那股怪味竟是药,这药也真奇怪,竟是根棒子。我笑笑:“爹娘能治好病就好,多花些银子也是应该的,身子最重要。”

爹爹点头,欣慰道,还是语儿待爹爹好啊!

日落山头,爹娘也没有去做差事,原是爹爹娘亲生了病,被人家解雇了,也是意料之中,我并未惊讶,毕竟这城里找差事的人那么多,人家店里的差事也不少,自然你做不了,虽是便可以走人了。我虽然有些担心,不过爹娘的病也快好了,我也可以出来找差事了,应当也是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我琢磨着时间差不多了,就断断续续吐出了这次来此的目的,希望爹娘可以帮助一番,爹娘很惊讶,问我,是不是府里出什么事情了?还是被人家欺负了?我摇摇头,咬着下嘴唇,有些难以说出口,可是我知道,我若不说,爹娘必是放心不下,听着他们不停地询问,想要安慰什么却无从下口的模样,我还是如实说出了口。

其实也不过就是一个麻雀变凤凰的梦破灭了的故事而已。

继续阅读

热门游戏

今日更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