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说推荐

首页

手机游戏

手机软件

四海鲸骑无弹窗阅读 建文腾格斯小说

作者:佚名发布时间:2020-03-26 09:01:40
开始免费阅读
《四海鲸骑》小说主角名为建文腾格斯,是作者佚名打造的古言小说,目前正在有书阁连载。全书主要讲述很久很久以前,传说武则天在南洋之上建了一座堆满珍宝的佛岛。时间流逝,佛岛的传说一直在海上流传……大明初年,皇帝率水师入南洋,却被水师郑提督刺杀于海上。目睹了此事的太子带着传国玉玺,驾驶宝船青龙出逃,不知所终。四年过后,大明另立新帝,太子隐姓埋名,追寻着古老的传说,踏上了寻找佛岛的海上冒险。勇敢无畏的少年,驾驶巨舰航行在无尽的天与海间,与狂风,与巨浪,与命运作战!

《四海鲸骑》 第三章 海沉木(三) 免费试读

一想到自己父皇,建文登时更加心烦意乱,他索性把铺子关门出去散散心。建文没有注意,巷子另一端,正有几个身穿锦衣卫服色的人手拿一张画像在向打银器的张二哥打探什么。张二哥看了画像露出吃惊的表情,旋即朝着海淘斋这边指指点点,众锦衣卫也一起朝着这边看过来,建文恰在此时转过巷子另一端走了,未曾看到这些人的举动。

建文沿着一条巷内的小路,随便走到附近一处长满了槐树的高岗上去,他若知道此后再也回不去海淘斋,肯定会回头多看上两眼。

这是泉州镇中地势最高的地方,视野极好,而且很少有人来。没事的时候,建文就喜欢来到这里,站在悬崖边缘,倚靠着一棵老槐树眺望远方。

站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泉州港和远处的大海。

在没有风暴的时候,辽阔的海面极为漂亮,好似一块液化了的巨大的祖母绿宝石,一层层海浪组成了变幻莫测的宝石纹路,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不过今天情况有点不一样。建文走到高岗顶上,发现平时最喜欢站的那个位置,被另外一个人早早地占据。建文有点惊讶,毕竟这里平时来的人很少。

他定睛一看,那是一个体形魁梧的巨汉,圆圆的脑袋上梳着十几条油亮油亮的短辫,辫梢还绑着各式各样的铁片。这人穿的是一件北海水手们常穿的貂皮短袍,可是尺寸一点儿都不合身。从背面看去,健硕的肌肉几乎要把袍子撑裂,看起来随时可能爆裂开来。

建文警惕地停住脚步,却不防踢到一块小石子。巨汉听见声响,猛然回头,建文一下子愣住了,因为他看到的,是一张满是泪痕的大脸。

这家伙居然是在哭?

巨汉被建文注视得很不好意思,赶紧用手背擦了擦眼泪,瓮声瓮气地解释说:“俺想家了,这是整个泉州唯一能看到草原的地方。”

建文心想这里哪儿来的草原,这家伙是傻子吧?可他举目一看,看到港外那碧绿色的海面辽阔无边,不由得心中一动,这岂不是和长满了绿草的草原一样的风貌吗?

“想不到这个比熊还健硕的怪物,还有这么细腻的内心啊。”建文感叹了一句,正要转身离开,不防那巨汉走过来,两只手掌按住建文的肩膀,几乎要把他压碎:“喂,你会操船吗?”

“哎呀,好疼……你说什么?”

“你会操船吗?我想要学操船的技术。”巨汉满是诚恳地盯着他,还有泪水挂在古铜色的脸颊上。

建文这才想起来,昨天那个辽东客人,似乎说过同船来了一个晕船的蒙古蛮子,自称是什么科尔沁水师提督,要为部落训练一支水师──莫非就是此人?

“你先把我放开,好疼……”建文挣扎了一下。巨汉这才意识到失礼了,赶紧松开他的肩膀,后退一步。建文揉着肩膀道,“蒙古草原根本没有海,你学操船技术干吗啊?”

“可我家传是科尔沁水师提督啊,水师提督当然要学操船。”巨汉理直气壮地说,攥紧拳头一敲胸膛,“我叫腾格斯,蒙语里就是大海的意思。我南下来学操船,是来自长生天的意志。”

“好吧好吧,随便你了……”建文撇撇嘴,觉得这家伙实在是有点不可理喻。哪会有人因为一个名字,就去学一门永远也用不上的技艺。

“你能教我操船吗?”腾格斯追问了一句。

“我只是个小伙计,又不是水手。你去港口和工坊问问吧。”建文转身要走。

这句话似乎触动了腾格斯的心事,他面露悲戚,双手捂住脸:“俺问过了,可是没人愿意理俺,也没人愿意教。俺一开口说话,他们就都哈哈大笑,说俺是个傻瓜。只有一个人说肯教俺操船,可一转眼,他就带着俺所有的钱跑掉了。俺实在没有办法,没有办法……”

说到后来,腾格斯双眼噙满泪水,眼看又要哭出来。建文觉得这么一个大汉动不动就流泪,实在是太别扭了。不过看他的神情,又实在可怜。一个人远离故土,来到这么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被骗得身无分文,走投无路,就连想家都只能远眺大海。

建文心肠一软,说:“我认识几个船上的水手,让他们带你上船,连干活带学习,好歹能把生活费赚出来。”谁知腾格斯一听,顿时又号啕大哭起来:“俺晕船啊……我害怕登船,船一晃俺就想吐。”

这一下弄得建文彻底无语。一个晕船晕到死的蒙古水师提督,却偏偏非要去学操船,也不知道他这么执着,到底是图什么。建文想一走了之,可见腾格斯哭得实在可怜,有些不忍心,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别哭了,回头我介绍你去个船木坊,去那儿帮工吧。”

“真的吗?能学到操船吗?”腾格斯欣喜地说,顺手抹掉了脸上的泪水和鼻涕。

“嗯……这个好歹是在陆地上干活,至少能学到修船的手艺,把回家的路费赚出来……”

话音未落,腾格斯突然抬起头来,挂着泪痕的大脸一瞬间变得严厉起来。他伸出巨手,一把抓住建文的胳膊,猛然往下一扯。

建文毫无防备,被这一股怪力扯得整个人趴在沙地上。他正要恼火地吼一句“你干吗”,却看到腾格斯的气势变了,他肩膀高耸,双臂微屈,整个人如同一头草原上的蛮牛,正刨着蹄子蓄势发起攻击。

顺着腾格斯的视线,建文回头一看,瞳孔陡然缩小。

在他身后的老槐树上,居然插着一枚黑色的苦无。如果不是腾格斯及时把他按倒,那苦无就直接钉到身上了。建文脸色大变,意识到自己刚才距离阴曹地府只差了一点点。

继续阅读

热门游戏

今日更新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