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小说推荐

资讯

手机游戏

手机软件

阴阳师青烟雨叶歌第17章 免费阅读

作者:莫天机发布时间:2019-09-02 20:19:05
开始免费阅读

《阴阳师》 第10章 推理 免费试读

广东省灵异专案调查组?哦,想起来了,在小吃店的时候,那个哥们跟我说过,这学校的校长由于迫于外界的舆论压力,宣布允许学生出校门,但是还是要求他们住在宿舍里,并且不允许他们大肆宣样传播,学校方面还说了,已经请了什么广东省的灵异专案调查组来调查这一桩案子,让家长不用担心云云。我开始并没将那劳什子专案调查组放在心上,因为我以为这是那个校长随口胡诌的,用来糊弄学生的,可没想到的是,他们还真请了这个调查组。

重要的是,为什么组长这么帅啊?帅到没天理了!

不过倒是这组长的名字有趣啊,叫啥不好啊,偏要叫阎稷?为毛我听起来感觉这名字像是"阉鸡"呢?

我乜斜了一下这小白脸,心说你得瑟的个啥,不就是一个吃皇粮的吗?老子这会心情正不好呢。于是我故意使劲用腿往地上一蹬,行了个军礼,大喝道:"阉鸡大人好!"

这小白脸顿时哭笑不得,"你行军礼干啥,咱又不是当兵的……"说到这里却突然停了下来,脸一寒冷声问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报告阉鸡大人,我刚才叫您阉鸡大人!"我回答之后忽而觉得自己有点脑残了。

"滚你的臭鸭蛋!"

我咳嗽两声,整理了一下心神,然后再次乜斜了他一下,冷嗤一声道:"不跟你闹了,待会再跟你好好算算我们之间的账!"说罢闭上眼睛。开始了打坐运气。

就在我闭上眼睛的那一霎,听到阎稷十分无辜的声音:"我们之间哪里有账啊……"

我心道没有?待会让你看老子这高达二百五的智商!

当下先不理会这小白脸,收敛心神进入到古井无波的状态。顿时心头一片明娟。这和刚才这宿舍楼下的那种境界大相径庭,因为刚才担心着叶歌的安危,心神分散,不能进入到无我两忘的境界,而现在一颗心放落到了肚子里,自然便没了心理负担。

存于丹田处的那股道家罡气,就像潺潺的溪水一样,缓慢而柔和的在我的四肢百中流淌。就这样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只觉得后背灵台学被人点了一下,不由自主地睁开眼睛。

就在睁开眼睛的那一霎那,只觉得那股道气想发了狂似的,在我体内暴走,吓得我顿时魂飞天外,但还算清醒,双手结手印,默念心若冰清,波澜不惊,那股走歪的道气才聚集在一起,缓缓地游走回丹田。

"呼……"我吐出一口浊气,只觉得四肢百骸说不出的舒服,神清气爽,坐电梯一口气上八楼都没问题!

我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看了一眼小白脸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丑时末了。"阉鸡说。

这会我们还在宿舍里,没出去,可是四个女孩却依然缩在书桌后面,看来今晚真是被那个鬼娘们吓破胆了。

我一边走过去,一边拣出了八张净身符,一人给了两张,嘱咐道早晚各把一张符烧了,调和成符水喝了,昨晚沾染上的鬼娘们的那股邪气就能去除了。然后又给了她们两张辟邪符,叮咛道这两张符分别贴在窗户和门楣上,那鬼娘们就不敢再来了。

做完了这些,我反手拉着阉鸡离开这里,轻声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在出门口的时候,恋恋不舍的望了叶歌一眼,可是她压根就没有任何反应,这丫头,刚才在我发符的时候,至始至终都寒着脸不肯说话,也不肯看我一眼。我心说这他妈难道真的如同月老所说,我们两个注定无缘?唉。

我拉着阉鸡一直走到了宿舍楼的一楼楼梯口,中途在楼梯道上又看见那条女尸,我就跟阉鸡说既然你是什么组长,那就一定是什么当官的吧,回头把这具尸体处理了。

待走到了楼梯口,我斜身往扶手上一倚,"我们来算算账吧,搅我局的王八蛋?"

这小白脸一脸茫然地反问道:"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我心说你丫还跟我装蒜,于是就故作轻松的笑道:"不要装了,你就是三番两次破坏我的法事的人。?"

这小子一下瞪大了眼珠,往后踉跄的退了几步,神色有些异样,不过旋即镇定下来。"你不要血口喷人啊。我知道你在气愤我拿了你的剑,可那我也是要借用一下一时应急而已啊,最后我还不是还了给你?"

"不要再装了,你露出了两个很大的马脚,让我看破了你的身份!"我说完后没有丝毫的停顿,继续说:"第一个马脚,就是你的服装!在杨树林的时候,你搅了我的局,在黑暗中,我看到了你的身材比较臃肿,开始还以为你是个胖子,可是再见到你之后,我就想通了,其实你并不胖,你显得臃肿的原因是因为你身上这件宽松的道袍!这件道袍十分的宽松,你自己看看,衣角的都到了你的小腿处。想必再跑动的过程中,带起的风必会扬起你的道袍,使得衣袂翻飞,这样,在黑暗中远远看去,还真是很像胖子!"

这小子还在嘴硬:"为什么你就指定是我呢?我的道袍确实很宽松,跑起来像胖子,可万一用月孛神弓咒破你的敕字符的那个王八蛋,真的是个胖子呢?"

我扬眉一挑,"你又露出了一个马脚,算是第三个,我先说第二个。"我顿了顿继续述说我的推理:"其实我也想过这个可能,但是你露出了第二个马脚,让我确认是你搅了我的局!那个马脚就是--你的暗器!在杨树林时,你为了躲避我,朝我发出了两枚暗器,开始我只不过认为那是一个略懂武功的术人。可是在宿舍楼的时候,你再次对我发射暗器。那个时候,我的钟馗斩鬼咒就要把鬼娘们弄死了,而你却一直待在刚才那个宿舍里向下观望,见势不妙,就射暗器把我的剑弹开。

"哈哈哈,你知道我是凭什么推断出你一直在那个宿舍的吗?那是因为方向!那时候,我和鬼娘们在宿舍楼的背面,就是东面打斗,也就是说,宿舍楼在我的西面,那时候暗器射到我的剑上,剑就向右,也就是东偏了,那么,还不能说明暗器是从宿舍楼里发出的吗?还有之我所以认定你在那间宿舍,是因为我在上楼之前,留意了一下那些窗户,却只发现了那间宿舍的窗户是半开的,而我上到那间宿舍的时候,你恰好就在那里,而且我也确认了那窗户是半开的!--半开的窗户,那是因为你要发射暗器!"

"你的推理很精彩,可是有一个漏洞。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暗器是我发射的?"

我冷笑一下,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往下一划拉,道袍就解开了,露出了别在道袍内部的点点寒芒--一把把暗红色拇指粗的飞刀!

"你在掏你的证件的时候,道袍露出的缝隙很大,让我一下就看到了里面暗藏的东西!也就是这一把把飞刀!--哼,我再说说我刚才发现的第三个马脚吧。--刚才我推断你的第一个马脚的时候,至始至终都没有说过那个王八蛋是用月孛神弓咒搅我局的,更没说我用的是敕字符,可是你在狡辩当中却说了出来。那么,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继续阅读

相关下载

今日更新

更多